这项收费依据为何?而晚托班的内容

2021-01-31 08:11

超20万小学生有“晚托”需求

原本孩子们几乎都只是在教室里看书、做作业。2013年9月份起,复旦附小的晚托班的地点转为城市少年宫,在硬件设施丰富后,孩子们可以打乒乓球、下棋、做游戏,晚托班的内容和形式也丰富起来。

多种无奈之下,公办小学晚托班项目在2006年画上了休止符。但是,双职工家庭对晚托班依旧存有需求。

目前,上海市有70万小学生,其中有晚托需求的学生数量超过20万。公办学校晚托班取消后,为了满足这些需求,不少公办学校各显神通,与周边社区、警区联通合作,保证晚托班的安全和内容的丰富。还有学校将晚托班移步城市少年宫,缓解了学校一肩挑的晚托班压力。

李女士有个10岁的女儿,在江苏路某小学就读。以往,都是李女士的母亲接送孩子,解了夫妻俩的“3点半难题”。随着老人年纪增长,腿脚也不再灵便。一次下雨天,李女士母亲在接孩子放学途中摔倒,结果造成腿骨骨折。无奈之下,李女士请假两个月照顾老人、接送孩子。

2006年,上海市公办学校晚托班项目被叫停,时至今日,社会各界对此仍有不同声音。

学校一肩挑公益晚托班很“吃力”

胡静波做过统计,新虹桥小学的教职工大多集中在30到45岁,临近退休的教师很少。这也意味着,几乎很多人自己家庭也有接送、陪伴孩子的负担。“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老人帮助,如果不能为这些教师解决后顾之忧,老师又怎么能安心在学校看护其他的孩子呢?”

其实,即使晚托班被叫停,在许多公办小学,学校考虑到家庭的需求,克服重重困难,办起了公益晚托班。

复旦附小校长董海佳称,2009年起,学校就已经开设了晚托班,每个学期伊始,学校都会下发需求,统计放学后留校的学生。为了丰富孩子们的晚托班生活,学校与社区志愿者、附近社区警察联动,增加看护人员数量,保证学生安全。

在校长们看来,晚托班是社会问题,学校单独承担晚托班工作也存在不少压力。校长们呼吁,更多的家长、大学生、社区志愿者参与进来,一同解决晚托班难题。

之后,李女士将孩子送到家门口的民营晚托班,不仅每个月花费1800元,设施和环境也不甚理想。在一个3室2厅的公寓里,每间房间放上4张长课桌,硬件设备单调无趣,屋子里坐满了学生,空气流通也很差。更让李女士感到担心的是,这家晚托班每个学校只有一位老师负责接送放学的孩子,“有时候一所学校有5、6个孩子,一位老师怎么看得过来?下雨天怎么办呢?”

愚园路一小与社区合作开展放学后看护工作也已有两三年时间。具体做来,学校提供场地,学校所在的江苏路街道提供志愿者。每天下午放学后3点15分至5点,愚一小学的学生们就会陆续来到4楼的自然常识专用教室进行“晚托”,等待家长前来接他们回去。学生们会三三两两凑在一起,下象棋、下军旗、下围棋、写作业、背唐诗,学校还特地购买了许多课外书籍、学生杂志供大家自由取用、阅读。为了保障学生们的安全,学生都需要在走进教室前先在登记册上注册签到。待家长来接学生放学时,登记册上还要依次记录学生离开的时间和参接人员。有了社区志愿者的协助,教师可以安心去批改作业、进行教研活动。如果到了下午5点家长还没来得及接学生,社区志愿者就会把他们带到门卫室,继续等候。

新虹桥小学校长胡静波介绍,学校创办公益晚托班,常规做法是发动教师中的党员、团员和积极分子作为志愿者,在每天下午放学后加班承担公益晚托班的看护任务。而从学校层面来看,怎样保证学生安全,如何安排形式多样的晚托班内容仍旧存在争议。

多方联动合作开展“放学后看护”

市教委基础教育处处长倪闽景回忆起晚托班停办的关键因素:当初,公办晚托班象征性每个月收费10元钱,即便如此,不少人仍旧质疑,“这项收费依据为何?”而晚托班的内容,始终是家长们最针锋相对的焦点。部分学校也确实存在利用晚托时间给孩子补课的现象……

据统计,目前上海约有70万的小学生,其中约有30%-40%的家庭有晚托看护服务的需求,算下来,就是超过20万人。